山水佳处,辄乎奈何

对柏斯支部接待员的追记

* 艾约,时间在碧轨之后,非常片段化、啰嗦的故事 

* 是个一方死亡的if,请注意避雷 

* 最后一段的bug很多,对话只代表我心目中角色的感受,既不是角色真正的感受,也不是我的态度 


利贝尔通讯的奈尔·班兹先生, 

前略。 

我生于柏斯,自然是在柏斯度过了准游击士的几乎全部时光。在此期间,支部的卢格兰先生以及约修亚·布莱特先生都作为接待员,在工作上给我提供了很多支持与建议,同时也使我学到了很多。可以说,如果不是有这两位接待员,我就无法成为如今这样能够独当一面的D级正游...

優しい秘密

* 有希→阿虚

* 时间线在消失之后,回到了原来的世界

* 自己编的内容非常多


“——ユキ。”

长门有希花了差不多一秒钟的时间,才发觉面前人发出的感叹只是惊讶于天空中悄然飘落的冰晶,其实并没有更多的意义。

就像她现在的行为一样。她从军绿色大衣的袖子里伸出手来摊开,让无数的雪花落在她的手心,又迅速融化掉。这个过程让她心里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,她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,直到她听见阿虚问道:

“你不冷吗?长门。”

她抬起头:“不冷。”

她当然不会感到寒冷。

资讯统合思念体对有机生命体接触用人形介面,这是她的通用名称。也就是说,她并非地球人,而是一个外...

星が瞬くこんな夜に

* 艾约,有闪四剧透,非常非常ooc

* 米修拉姆一夜补完

* 魔改跟加戏都是我瞎编的


在她身后是米修拉姆璀璨的霓虹灯光。

游乐园里不绝于耳的喧闹声飘到码头时已渐渐偃旗息鼓,周围的风似乎都放慢了脚步。艾丝蒂尔坐在码头上,手里拿着钓竿,看着不远处透明的结界上流动的光——以这道结界相隔的夜空从来没有像今夜这样,让她觉得暧昧不清;就像她从不曾像今夜这样,感到未来是如此难以捉摸。她究竟该如何走下去:或许她每一次前进,都只是让她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……

她突然回忆起四年前王城空中庭园的那个夜晚:倒下时城里隐约的音乐声,闭上眼前朦胧的星光……想到这里...

© 不盈 | Powered by LOFTER